安徽淮南韩春 我的绘画实践(图)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贵州师范大学求是学院教务系统_贵州师范大学教务系统_贵港快乐网
阅读模式

编者按:【加入各种美术组织,目的是便于艺术家相互交流、切磋、学习、提高,这也正是美协的宗旨。如果加入后达不到这个目的,反而沾染了某些负面习气,就违背了我们的初衷。安徽人刘知白,生于凤阳,成于贵阳,一生远离各种美术组织,并不妨碍他成就为一代令人敬仰的国画大师。】

我为画家尧雨女士所作的两幅水墨人物写真在新浪博客发出来后,收到了这样的评价“这才是真正的画家!”“韩春画功堪称奇”等,作为一介业余画画的凡人,读到这样的评价不能不有沾沾自喜的感觉,但生性历来理性、清醒的我随即明白自己啥也不是,因为我没有任何头衔。前些年上届市美协介绍我加入省美协,表格都填了,但需缴纳800元,我惜财,没有入会,所以我至今不是省美协的,属于美术“白衣”;我只是淮南市美协理事,这是因为自己当年从事漫画创作而获得的,从少年时代到三十五岁前,我在漫画创作上曾经有作品发表曾经一年在《中国青年报》星期刊发表漫画6幅。如今早已不画批评与讽刺的漫画了,因为报刊早就没有漫画栏目了,因此我改画水墨人物也有二十年了。不时有人问我作品到这样子是不是拜师学艺了,我总是实话实说:我是个小公务员,天天需要出勤考勤,没有自在之身,没有空闲时间,更没有学费,哪有可能进京进沪拜见名师投入门下呢?我就是一直闭门自学,不与人交流的。

话虽如此,但是我还是遍学诸师的,咋个学法呢?在过去无非是购买名师画册,照虎画猫,照葫芦画瓢,照西施画貂蝉,而今互联网时代,条件飞跃了,我从网络上找遍了水墨人物画创作视频,反复播放,潜心观摩,心怀虔诚,吸收消化,竭力将那些著名大家的创作过程纳于胸中:刘文西、刘国辉、杜滋龄、范增、史国良……遗憾的是无法找到徐悲鸿、蒋兆和、黄胄等已故著名人物画大师的视频,他们那个年代连电视都没有,哪有电脑,能被拍个电影记录片就是极度奢了,真的遗憾啊!

有了名师的言传身教,修行还是靠个人,我开始画速写,我深知所有成功的人物画家没有一个完全靠临摹成功的,非得练就一手过硬的速写功夫不可,比如黄胄速写作品就有几百麻袋!于是我就买了速写本用水笔到处给人画速写,天长日久坚持下来,终于获得他人的惊叹,我随手能把别人画得很像很自然,再也不会画成大头短腿或妖魔鬼怪了。有了这样的基本功,我在生宣纸上就下笔自如了,不用铅笔不用炭条,直接落墨,随心所欲,驰笔纵横,任意涂抹,泼墨挥洒,形象自成,形象塑造关终于被攻下了。

但是光有造型还是不够的,水墨淡彩写意多少还得染点颜色,特别是人物的皮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让我苦恼,一染就重了,好好的人物面部被我弄得像火烧的一样,满脸的燥气,不忍目睹,比鬼脸还难看,我懊恼至极,曾经考虑一辈子永远不染色,但是追求完美的我怎么也不甘心当一个半吊子,坚决要攻克染色关。经过视频观摩和电话询问等,这一难题终于也被我破解了,我可以随心所欲地画水墨写真了,但我知道艺术追求永远在路上,我不可以沾沾自喜、浅尝辄止、固步自封、闭门造车,只要有机会我还是要以开放的心态向视频中大师学习以务实的心态向现实中同行学,只要是有一丝半点可取我都用心观之、问之、学之、拿来之、运用之。转学多师是吾师,此生我可能没有机会固定师从某位大师,但是我会永远不知疲倦地间接地学习吸收所能获得的更多的优秀画家的好技法好画法好想法,我想这样坚持下去能不能成功呢?以上,是为我学艺从艺之真实内心语。(编辑 张承肃 靳汉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