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洞山——疑是仙境落人间 湘西轮播图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贵州师范大学求是学院教务系统_贵州师范大学教务系统_贵港快乐网
阅读模式

有位朋友从吕洞山游览归来,逢人就说,吕洞山美,简直是个神仙住的地方。

说得不错。笔者曾听苗寨里的一位老阿公讲,吕洞山原是天上的仙山,盘古开天的时候,苗族的首领悄悄把吕洞山从天上搬下人间。从此,天上少了一座仙山,苗乡多了一座圣山。

吕洞山原来是从天上搬下来的,怪不得那么的雄奇和壮美。

落入保靖南部的吕洞山,在保靖、花垣、吉首、古丈的交界处,隆起一刃刃山脉,蹬出一槽槽峡谷,放纵一条条河流。其间,处处撒播的山峰、绝壁、台地和平坝,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接着,再穿几个洞,再挂几条瀑,再傍层层叠叠的梯田、黑压压的村寨和绿油油的茶园,更显得容光焕发、神采飞扬了。再接着,放飞一首首苗歌,敲响一阵阵苗鼓,走出一队队苗族姑娘,引来一群群苗族小伙子。至此,吕洞山,谁能不醉?谁不着迷?

美是要拿出来分享的,吕洞山也不能例外。朋友,让我们结伴同行,一起去享受吕洞山的美吧!

山脉如龙奔向远方。

武陵出奇山 神话传千年

云贵高原东边,武陵山脉深处,山峰矗立,无以计数,峡谷纵横,难以理清。这里有令人不敢相信的美景,不可想象的风情,以及生生不息的苗族人。

如果能在这片土地上拥有自己小小的位子,就已实属不易了。如果想要在数不清的山头中脱颕而出,受群山尊崇,群峰朝拜,那就非比寻常了。

吕洞山,就是一座非比寻常的山。它是上苍的杰作,大地的传奇,苗族人心中的“苗祖圣山”。

两条南北走向的山脉正心驰神往奔向远方,一条东西走向的山岭无缘无故横插过来,平平淡淡的山梁上陡然凸起一堵绝壁,像一颗巨大的头颅直插云天。这颗头颅由三把宝剑合在一起,刚好并成一个“山”字,难道仓颉造字的时候,来过吕洞山么,否则,他怎能造出那么像吕洞山形状的“山”字,让子孙后代读写不停。这颗头颅上还长有一双亮堂堂的眼睛,一大一小竖起来穿透坚硬的绝壁,正好把“吕”字向左推倒了九十度。因为山崖上穿通两个洞,洞又生得像半倒的“吕”字,人们就顺口叫它“吕洞山”。

穿通一个洞的悬崖,天底下容易看到;穿通两个洞的悬崖,除了吕洞山,再没听说过。不知什么原因,吕洞山的眼睛是竖着的,那一大一小的模样,看起来总有点高深莫测的样子,莫非是在思考着古往今来的重大命题么。这双眼,把辽阔江山尽收眼底,让冰冷的崖壁有了生命的温度;这双眼,让远徙的苗族人,时时沉浸在故乡的目光里;这双眼,是苍天的恩赐,大地的馈赠,苗乡的福气。

上苍在造吕洞山的时候,就已考虑给它配一个伴,莫让它孤悬于天地之间;于是,在它的西侧又造了一座山,为了让这座山看起来更秀丽、更端庄,天神不断地往山上添石加土,不知不觉把它垒得比吕洞山还高出一个额头。不管从哪个方向看,这两座山始终相偎相依,形影不离。苗族人传说,这两座山是他们的祖公祖婆化成的,吕洞山上的两个洞,是他们的祖公在保护祖婆的时候,被敌人射穿了两箭,倒在祖婆的怀中;从此化为山,生生世世永不分开。于是,东侧的吕洞山成了他们的祖公山,西侧的山成了他们的祖婆山。在祖公山和祖婆山的守护下,苗族的子孙后代长河奔涌、延绵不绝。

山守护着人,人牵挂着山。如果说祖公山和祖婆山是苗族远古的两颗大树,苗族的子孙就是那些散开的枝枝叶叶。不管走多久,行多远,他们的心永远系在祖公山和祖婆山上。

依山傍水古苗寨。

峡谷落瀑布 悬崖群峰立

山脉雄壮豪迈,峡谷深险曲折,台地尽情舒展,平坝使劲伸开。吕洞山的儿女们,有的骑着高山奔向远方,有的潜入深谷匍匐前行,有的仰在台地上看日月星辉,有的卧在河坝里守望岁月。

吕洞山的美无处不在。龙虎、格入、龙潭、矮坡等山脉,是吕洞山舞动的一只只衣袖;大峰冲、夯沙河、金落河、黄金河等峡谷,是吕洞山劈开的一条条通道;十字坪、黄土坪、茶坪、红坪等台地,是吕洞山摆设的一张张玉盘;夯沙、葫芦、中心、水田河等坝子,是吕洞山摊开的一面面明镜。

吕洞山的景无处不美。这里,以瀑布为裙,以河流镶边,把苗乡打扮得美轮美奂;这里,以山峰为柱,以悬崖作墙,为苗族人搭起了一座世外桃源。朋友,如果你被吕洞山的美弄得不知所措了,那么笔者劝你从瀑布、山峰看起。

南面的大峰冲里,藏有一枚戒指,戴在一跃而下的瀑水上,苗族人说,他们的祖婆捧着瀑水洗脸,一不小心,指环卡在瀑布上,再也取不出来了。指环瀑布,亿万年之水穿岩凿石打造出如此奇妙的瀑布,有谁见过?大峰冲里,还躲着一只跃跃欲飞的鸵鸟,这只鸵鸟从腰间抛下一束白纱,飞飞扬扬,飘飘洒洒,一波三折。苗族人说,鸵鸟峰瀑布是鸵鸟为祖公身穿两箭化为吕洞山而哭下的眼泪,这么美丽而伤感的瀑布,怎不动人?大峰冲里,还有像帕子、帘子、坠子、带子等形状的瀑布,这些瀑布把一条悬岩对峙,起起落落的峡谷,打扮得像一个盛装的苗族女人,银光闪烁,舞姿翩翩。

北面的金落河畔,站立着两排悬崖,如两堵高耸入云的墙,把所有的目光全锁在峡谷里和头顶上的一线天空。崖中崖底,石柱突起,石峰矗立。有的像苗族妇女,眺望远方;有的像苗族男人,举剑刺天;有的像神龟探海,像擎天一柱,姿态万千,且随着方位的变化,不停地改变形象。其中有两尊石峰,从哪个方向看,都是挺胸抬头、高大威猛、直视前方的模样,苗族人称它们为“将军峰”和“元帅峰”。它们在站岗放哨,护卫在悬崖背后沐浴的金洛姑娘。金洛姑娘是苗乡最美的女人,她脸若粉黛、肤如凝脂、腰如细柳,亭亭玉立似仙女下凡。她很喜欢沐浴,她躲在悬崖后面沐浴的时候,“将军峰”和“元帅峰”牢牢地守在崖前,亿万年来,从没有人越过悬崖一步。

有山就有峰,有谷就有瀑;有山就有神话,有峰就有传说;有谷就有神话,有瀑就有传说。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把吕洞山雕刻成一幅奇美的风景。现在,这幅奇美的风景掩映在莽莽林海和早霞晚雾中,不管季节如何更替,始终等待着你。

手拉手跳芦笙舞。

肥泥沃土厚 苗寨多风情

环吕洞山而居的苗族人,据说在两千年前迁徙至吕洞山后,就再也不想走了。从那以后,他们在吕洞山落地生根,繁衍生息。

因为,他们看上了夯沙、葫芦、中心、水田河等坝子的田,还看上了十字坪、黄土坪、茶坪、红坪等台地的土。有了这些田土,他们可以从从容容度过岁月,从从容容养儿育女。

土,深不见底,捏一捏就散了。苗族人在这样的土里,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上几千年,还是一个样,因此称为“千年土”。田,泥巴柔软,捧也捧不住。开在河谷边,水井旁,干了灌水,涝了排水,旱涝保收,因此称为“万年田”。“千年土”、“万年田”,苗族人的命根子,苗族人生存的依靠。

田从河边开起,一丘接一丘,漫过坪坝,漫过村寨,再漫上重重叠叠的山坡,直至悬崖边上。水流到哪里,田就开到哪里,始终水汪汪的。土从房前屋后出发,爬上缓坡,爬上台地,再向开阔地带扩展。没有固定水源,土只能靠天上的雨来滋润。

苗族人一代代在田土里播种、收割,寒来暑往,从没错过一个季节。苗族人祖祖辈辈在田土里犁地、耙田,起早贪黑,从没误过一茬庄稼。苗族,养育禾苗的民族,禾苗养育的民族。吕洞山的肥泥沃土,把他们养得吃苦耐劳而又勤奋努力。

经过苗族人的手,黑瓦、黑柱、黑板壁组合成五柱八卦、五柱四卦或三柱四卦的木房子,木房子一栋接一栋,沿着石板路向外延伸,十几、几十或上百栋木房子粘在一起,就组成了吕洞山的寨子。

木房子依山傍水、随坡就势或沿台地铺排,就构成了河谷、山坡和台地上的一个个苗寨。清一色的木房子,清一色的苗寨,在钢筋水泥攻陷一座座村庄时,吕洞山的苗寨依然固守着传统式样。他们的固守,化为丝丝缕缕、绵绵不绝的乡愁,吸引着一群群游人去品尝和怀旧。

木房子里,住着穿对胸衣的男人和头戴高高帕子的女人,他们是吕洞山的男人、女人,苗族的男人、女人,能歌善舞的男人、女人。逢场过节,男人修理得索索溜溜、神采奕奕,女人打扮得花香鸟语、银光闪闪,相约朝乡场、山坡、河谷汇聚。场从年头赶到年尾,节从挑葱会赶起,一直赶到四月八、吃新节、六月六、赶秋节、苗年节等一个接一个到来。

他们捏一片树叶含在嘴里,苗岭的曲调就从他们嘴里一曲接一曲飞出来;他们握两根鼓槌,八合鼓、撼山鼓、迎宾鼓、丰收鼓等苗族鼓舞,就“咚嚓咚嚓”舞起来;他们一开口,《迁徙歌》《吕洞山神话传说歌》《敬酒歌》《拦门歌》等苗歌,似江河滔滔,岂止十万八千箩。

朋友,如果想住木房、唱苗歌、打苗鼓,体验苗族的农耕生活;吕洞山,你不能不来。

驰名黄金茶 旅游绘蓝图

苗族人说,一千年前,有只白鸽衔一枚茶种飞过吕洞山东边的山脉时,看到美丽如画的风景,禁不住开口赞叹,茶种掉了下来。后来,这枚茶种长成一株茶树,茶树的种子被苗族人摘来种茶,慢慢地茶树一坪接一坪栽起来,此地就被人们称为“茶坪”。

茶坪下面的河谷里有座苗寨,苗寨里长有很多古茶树。明朝时期,有位路过此地,回京述职的官员,把古茶树的茶叶带到京城,进贡给皇帝。皇帝品尝后,神清气爽,精神百倍。于是,龙颜大悦,赏该官员一大块黄金,并颁发圣旨称长古茶树的苗寨为“黄金村”,古茶树出产的茶叶为“黄金茶”,年年进宫进贡。黄金茶,就是从白鸽嘴里掉下来的那枚茶种长出的茶树的后代。

现在,吕洞山区乃至保靖、吉首、古丈、花垣等数万茶农,扦插数十万亩黄金茶。黄金茶,成为许多农民的致富产业,更成为吕洞山区无可争议的当家产业。

“香、绿、爽、浓”的保靖黄金茶,近年来,以“一两黄金一两茶”的价值和“中国最好的绿茶”的声誉,在市场上风生水起,广受消费者和各方“茶博士”的青睐。

随着保靖黄金茶市场的不断扩大,茶农收入的不断增加,农民种茶的积极性空前高涨,茶园面积成倍扩展,吕洞山区变成名副其实的“黄金茶世界”。

绿油油的茶园,一片片、一行行、一厢厢、一垄垄,涌向河谷、山坡和台地。绿油油的茶园,从村庄绿到田野,从眼前绿到天边,从年头绿到年尾。黄金茶改变了土地的颜色,改变苗区传统的耕作方式,也改变了苗族人的生活———走上富裕和幸福的生活。

画家闻美而来,作家寻找灵感而来,摄影爱好者披星戴月追雾而来,众多游客络绎不绝慕名而来。雄奇壮美的吕洞山,引来了著名作家谭谈,引来了著名画家李自健、曾山、胡久义,引来了中国文联、中国美协的采风团等。

祭祀祖先的仪式年年在吕洞山前举行,寻根问祖,缅怀先人,触动了苗族人相同的神经,远徙的苗族归来了,村村寨寨的苗族人拢来了。叩一个想家的头,喝一碗故乡的酒,从此,不管千里万里,故乡永远在他们心中。苗族农耕文化节年年在吕洞山脚举行,赶这个节,让那些成天待在钢筋水泥堡垒中的城里人,找到了释放空间,他们在桃红柳绿的时节来到吕洞山中,亲自动手耕田、采茶、捉鱼及学习打鼓、唱歌,爽朗的笑声,在峡谷深处经久不绝。

旅游业正朝吕洞山大踏步走来,旅游业发展的蓝图正在如火如荼绘制之中。州委、州政府把吕洞山区列为高海拔贫困片区,大力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州委、州政府主要领导,先后联系吕洞山扶贫,给吕洞山的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保护和开发原汁原味的古苗寨、雄奇壮美的自然风光、神秘神异的苗族风情,打造旅游精品线,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之中。老木房在抓紧维护,游步道在向景区延伸,服务条件在改善,招商引资在进行。还有,德夯至吕洞山的公路,吉首城区至吕洞山的公路,保靖县城至吕洞山的公路,花垣县至吕洞山的公路,按高标准筹划或修建中。旅游大巴汇聚吕洞山之日,就是吕洞山旅游腾飞之时。

走遍千山万水,还是吕洞山美。吕洞山的美,美在山水中,美在苗寨中,美在风情中,美在各方的努力中。朋友,人间仙境吕洞山,你千万不要错过。

作者:龙清彰

摄影:龙清彰

[责编:周听听]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