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男点燃疑似爆炸物被枪击身亡:民警曾鸣枪示警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贵州师范大学求是学院教务系统_贵州师范大学教务系统_贵港快乐网
阅读模式

2020年1月12日晚,四川宜宾筠连县古楼镇49岁男子朱某贵酒后误伤其弟,家人报警称其藏有枪支要上缴。辖区派出所民警接警后前往处置,朱某贵点燃疑似爆炸物,民警警告无效后开枪将其击倒,后朱某贵经120现场抢救无效死亡。据红星新闻了解到,民警共击发四枪,第一枪示警,其他三枪两枪击中、另一枪脱靶。

1月20日下午,筠连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信发布《筠连县关于“1.12”警情处置的情况通报》,公布了民警处置情况。当晚,宜宾警方公布部分执法记录仪视频。对于民警开枪是否合法合规问题,相关部门正在进一步调查。

据朱某贵父亲介绍,即将年届49周岁的朱某贵在9岁左右罹患疾病后,智商有点受到影响,此后未再读过书,也一直没有娶妻,跟着父亲、弟弟一家一起生活。据介绍,朱某贵特别喜欢喝酒,而且非常贪杯。酒精检测结果也显示,事发当晚朱某贵已处于醉酒状态。

△ 朱某贵生前照。家属供图

△朱某贵生前照,床上有三个反光点。

家属材料:

侄女报警并称家中有土火枪要上缴

质疑警方开枪是否超出限度

根据事发后朱某贵家属提供给媒体的一份材料显示:2020年1月12日晚8时20分左右,朱某贵饮酒后,其弟朱某刚劝其回房睡觉,朱某贵拒从与朱某刚起争执,拉扯间无意之中用小刀划破弟弟朱某刚的嘴唇。

朱某刚之女朱某(即朱某贵侄女)听见响动去看情况时,发现父亲流血较多,并刚好看见房间内有疑似枪支火药类物品,随即被吓到,以为情况严重,便躲到远处报警求助,并主动告知接案民警,称家中有土火枪要主动上缴。

朱某贵发现误伤弟弟后后悔不已,急忙认错要求主动帮弟弟止血。因朱某贵是单身汉,弟弟朱某刚一直把他当“大孩子”对待,一向比较迁就包容他,见哥哥认错,也没有过分责备,只道“你晓得错了就乖乖去睡觉,我自己去医院”。然后,朱某贵便听话回房睡觉。朱某刚见其入睡后,便前往医院接受救治。

当晚9时30分左右,派出所民警抵达朱某贵家,此时朱某贵已入睡。警车上共下来三名警员,其中一人询问朱某刚父亲朱某均:“(朱某贵)人在哪里”,朱某均回答人已入睡,并指明朱某贵房间所在。

家属提供的材料称,当时一名警员率先打开朱某贵房门,并开灯询问“你怎么了!起来!”确认朱某贵醒来,三位警员退到房外并让朱某贵家属们离开。约两三分钟后,朱某贵走出房门,也许睡得有些迷糊,就坐在大门边凳子上。

因朱某贵一向最听大哥朱某维的话,朱某维与民警沟通欲上前与朱某贵交流,但被民警拒绝并强行禁止其上前。朱某贵开始慢慢往外走,左手似有不明物(由于太远,无法辨别清楚),右手持一个打火机,也没有说话。“其中一名警员像是喊了一声,几人竖起盾牌与叉戟,并用警枪对准朱某贵。伴随几声枪响,朱某贵倒地,身上起火……”

根据家属提供的材料称,枪响以后,有人喊拨打120,朱某维意识到朱某贵可能已经死亡,痛哭失声“他死都死了!”公安机关工作人员听到以后,走过去探其还有无呼吸,随后也未告知死者家属这一消息,紧接着就开始在地上到处捡寻子弹头。

事发后,朱某贵家属质疑警方开枪是否合法合规,是否过度使用警械、枪支等问题,引起社会关注。

△ 事后警方从朱某贵床上起获的火药枪。

△ 朱某贵已上膛的火药枪之一。

△ 朱某贵已上膛的火药枪之二。

官方通报:

村民点燃疑似爆炸物冲向民警

两级检察机关已介入调查

1月20日下午,宜宾筠连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信“筠连发布”通报了村民被民警枪击身亡警情。

通报称,2020年1月12日21时许,筠连县公安局110报警台接群众朱某报警称其家里有枪,请警察快来收缴。接警后,筠连镇派出所民警立即赶往现场处置,在前往现场途中遇到报警人父亲朱某刚。朱某刚称,自己在规劝醉酒的二哥朱某贵时被其用刀片划伤脸部,且朱某贵还私藏有火药枪。

到达现场后,民警在一房间内发现朱某贵手持一把疑似火药枪并将枪口对准民警,民警随即退到院坝,疏散围观人员并呼叫增援。期间朱某贵走到大门口,并从手中一黑色口袋里抓了一把疑似爆炸物放在地上点燃后形成火团,民警立即警告其放下手中疑似爆炸物,朱某贵拒不配合并继续走向民警,民警再次警告并鸣枪示警,朱某贵无视警告和鸣枪示警,将手中疑似爆炸物点燃后冲向民警。为防止其造成严重后果,民警开枪将其击倒,后朱某贵经120现场抢救无效死亡。

筠连县新闻办表示,事件发生后,针对民警开枪处置是否合法合规问题,宜宾市市、筠连县人民检察院和公安局警务督察部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公安机关人民警察佩戴使用枪支规范》等规定,已同步介入调查,调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 朱某贵手提疑似爆炸物走向民警。

△ 朱某贵第一次点燃疑似爆炸物。

△ 朱某贵点燃疑似爆炸物后腾起的火球。

警方公布执法记录仪视频:

民警曾鸣枪示警,连喊五声退后

死者手中疑似爆炸物已产生火苗

针对此次“1.12警情”处置情况,宜宾警方于2020年1月20日晚间,公布了部分执法记录仪视频及110接警录音。此前,死者多名家属和律师均表示已看过执法记录仪视频。

执法记录仪视频显示:

20时48分左右,筠连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尾号为2337的手机报警,来人自称地址为筠连县古楼镇瓦店村瓦店组村民朱某,朱某称有枪要(上)缴。

21时08分左右,筠连镇派出所接到110指令并与朱某取得联系后,出动一名民警、两名警辅前往瓦店村事发现场。

21时25分23秒左右,民警一行在半路碰到外出医治的朱某刚。视频显示朱某刚额头有血迹,戴口罩,民警多次要求朱某刚摘下口罩察看伤情,被拒绝。朱某刚说被(哥哥)划了一刀,并告诉民警“把枪给他收了就行了。”

21时30分30秒左右,警车到达朱家院坝,朱某及爷爷朱某均等在家等候。民警进入朱家堂屋后,视频显示地上有大量血迹,还有大量沾染血迹的纸巾。

21时31分30秒左右,民警询问朱某贵处于什么状态,朱某说“喝了酒的”,并对民警讲“把枪给他(朱某贵)缴了。”闻听有枪,民警迅速组织屋内人员撤离,并退出堂屋。

21时32分32秒,民警从警车后备箱取出防爆盾牌、U形钢叉等警械,返回堂屋。

21时32分40秒,朱某均说是“火药枪”,并用双手比划了枪支长度(约七八十厘米)。

21时33分10秒左右,朱某均走前头,打开了紧挨着堂屋的朱某贵房门,被民警要求退出去,朱某均只将门打开一条缝,退出。

33分45秒左右,一名警辅推开房门,打开电灯。视频可见朱某贵斜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左手似握着东西,被盖上有三个明显反光点(据了解案情的相关知情人称是包裹枪托和枪管的金属皮,朱某贵父亲说事后在其床上找到两只火药枪)。民警询问他怎么了、有没有受伤等,朱某贵没有回话。

21时35分17秒左右,民警突然全部退出房间,并虚掩上房间门,退到院外打电话报告上级并请求支援(据参与事后调查的相关知情人透露:民警因看到朱某贵突然摆动枪支,将枪口对准民警。事后被警方收缴的火药枪中,放在床上的两只已上膛,处于随时可以击发的状态)。

21时36分20秒左右,民警在报告请援时,发现朱某贵从卧室走进堂屋,民警在朱家院坝外开始找掩体。

21时39分45秒左右,朱某贵提着一个口袋走出趟堂屋,并在屋外的板凳上坐下来,开始摆弄面前的不明口袋(朱某贵多名家属事后表示不知道他有黑火药)。

21时39分56秒左右,朱某贵面前突然窜起一团火苗,民警由此分析其口袋内装的是疑似爆炸物(有民警根据经验分析是自制火药枪常用的黑火药)。

21时43分29秒左右,朱某贵从屋檐下开始走向民警。民警接连三次大声向其喊话,要求其“退回去”。在此之前,民警与朱某贵之间,并没有发生激烈的语言交涉。喊话后,朱某贵退回堂屋门口,民警再次喊话要求朱某贵“把手头的东西放下”“有话好好说。”

21时43分52秒,朱某贵再次走向民警,视频可见朱某贵左手捏着点燃的香烟(家属称是打火机),右手提着疑似装有爆炸物的口袋。

21时43分53秒,民警向朱某贵连喊三声“不要过来”。

21时43分58秒,民警鸣枪示警。

21时44分00秒,民警连喊五声“退后”。

21时44分04秒左右,视频显示朱某贵手中疑似爆炸物已产生明显火苗(据参与事后调查的相关人士称,民警自述已看到朱某贵晃动被点着的疑似爆炸物做出甩向民警的动作)。

21时44分06秒,民警连开三枪,在此过程中视频显示朱某贵身体所在位置突发爆燃型火苗,产生巨大火球,腾起数米高,其头顶的桂花树叶被烧焦。

执法记录仪视频显示,朱某贵倒地后,民警呼叫要求马上通知120急救,并要求现场人员不要靠近朱某贵。事后有相关人士表示,不让其他人靠近是为了保护现场。

据红星新闻了解到,民警击发四枪,第一枪示警,其他三枪一枪击中朱某贵左手掌、一枪击中心脏、另一枪脱靶。

△ 警方从朱某贵家起获的黑火药。

△ 朱某贵生前使用的工具。罗敏摄

△ 蓝凳处为朱某贵被击中处、红凳处为朱某贵倒地处、白车尾部为民警开枪处。罗敏摄

△ 朱某贵家周边民居较多。罗敏摄

记者探访:

死者生前爱喝酒一直单身未娶

其父称其早年患病智商受影响

1月20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找到朱某贵、朱某刚家,虽然已经过去八天,血迹、爆燃的痕迹都找不到了,但是朱某刚上嘴唇的刀伤仍然明显。家门口新漆的棺木,是给朱某贵准备的。

据朱某贵的老父亲朱某均介绍,即将年届49周岁的朱某贵在九岁左右罹患疾病后,智商有点受到影响,此后未再读过书。所以朱某贵并不识字,也一辈子没有娶到媳妇,跟着父亲、弟弟一家一起生活。

据介绍,朱某贵特别喜欢喝酒,而且非常贪杯,尤其是到亲友家喝酒吃饭,往往都要喝到大醉才罢休。也是因为酒的原因,家里给他说过几门亲事都未成功。朱某均说,前些年朱某贵还帮着家里干点农活,这几年活儿也不愿干了。

在朱某贵的房间里,至今还留有一些锤子、钳子之类的工具。朱某均说,这些都是朱某贵生前用于自制火药枪的,“他喜欢打鸟,也没打到过,劝他不要整(火药枪),他不听话。”朱某均说,早在几年前,家里就报警没收过朱某贵自制的火药枪。

事发当晚,朱家邻居家办喜事,第二天要摆喜酒,朱某贵去帮忙,晚间喝得很醉。弟弟朱某刚要求其回房间睡觉,朱某贵不从,欲继续喝酒。在朱某刚强行将朱某贵按到床上睡觉时,朱某贵将弟弟划伤。但朱某刚不认为是哥哥故意所为,而是误伤。

此后的酒精检测结果显示,朱某贵血液中酒精含量超过了200ml/g,已处于醉酒状态。

(来源:新浪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