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新闻频道—— 新老高考方案并存过渡期 生物地理老师捉襟见肘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贵州师范大学求是学院教务系统_贵州师范大学教务系统_贵港快乐网
阅读模式

  新学期,本市高中二年级全面推行走班制,在目前新老高考方案并存的过渡时期,学校要面临“加一”科目、等级性考试、合格性考试三种教学内容,部分小学科老师紧缺——尤其是生物、地理等原来选科人数较少的科目,师资紧缺的状态明年将达到峰值。记者调查发现,“挖角大战”、向外校借老师、请实习生代课,成为目前师资紧缺状态下,申城高中采取的最主要三种应对模式。

   “挖角大战”触角下探至初中

  在师资缺口不大的情况 下,一些学校靠自身弹性来解决过渡期内的问题,由老师分摊增加的教学量,但也有不少学校已经“撑”不下去了。

  新学期,本市中心城区一所市重点高中就从外校挖了一位生物老师来“救急”。“还好我们‘下手’早,发动人脉关系到处去物色生物老师,去年就敲定了人选,偷偷摸摸挖来了一个老师。”该校分管教学的副校长丁俊(化名)告诉记者,该校2017届考生中约占六七成的学生选择生物等级考。学校原有三位生物老师,今年新进两员,其中一位是挖来的成熟教师,另一位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尽管如此,新学期,生物组五位老师每人每周还是要上十六七节课,其中,一些老师还要跨两个年级上课。

  记者调查发现,由于今明两年处于新老高考方案过渡阶段,不少高中学校的生物老师既要应付老高考加一科目、学业考,又要同时承担新的合格考和等级考的教学,确实有些捉襟见肘,尤其到明年,师资的紧缺度将登上峰值。“今年,我们高三选生物作为加一科目的学生还比较少,只有十个不到,可明年形势就严峻了。”丁俊为记者分析,按照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各科目考试时间安排,2014年入学的学生,在高三开设生物等级考;2015年入校的学生,在高二就开设生物等级考。这也意味着,2016学年中,该校高三年级有200多人要参加生物等级考,而高二也有相当数量的人要参加等级考,高一有300多人要参加合格考。

  “明年的情况最复杂,参加生物等级考的学生数陡增,这也意味着,每位生物老师每周课时还要增加四五节,达到极限,而且老师不能有任何闪失,一人请病假就将影响三个年级的生物教学,师资调配已没有一丁点儿的机动空间。”丁俊说,学校还在考虑明年再引进一位生物老师。

  一些高中还将“挖角大战”的触角下探至初中。“我们好不容易培养了一名历史学科的青年骨干教师,新学期,她就被一所区重点高中挖走了。”近日,本市北部某区的一所初中校长向记者叹苦,言谈间充满了惋惜。她说,该老师2009年入校,曾获得该区初中历史课堂教学评比一等奖,科研能力也很突出,在参与编写校本教材的过程中,发现了一段珍贵校史,以至于开学初的某次大型展示活动中,学校还把该老师请回来上了一节公开课。

  “进入高中后,除了承担高一的教学任务外,我还当了班主任,压力比初中大很多,但成长更加迅速。”这位历史老师坦言,高考改革背景下,确实给一些青年教师提供了上升渠道和平台,这几年,教师的校际流动也将更为频繁。

   借老师或请实习生代课解燃眉之急

  考虑到系统内部的“挖角大战”太伤感情,一些学校则采取向外校借老师或请实习生代课的策略以解副科教师紧缺的“燃眉之急”。

  本市一所区重点高中的生物老师,一周除了上20多节课外,还要当班主任。开学第一周,他就累病了。“再加上另一位生物老师的怀孕,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向邻校借了一位生物老师来代课。”校长王杰(化名)说。

  其实,为应对高考改革背景下的教师结构性缺口,此前,市教委也鼓励提倡在区县层面,各校对一些紧缺学科的老师实行共享机制,鼓励老师走校教学。“但实际情况是,整个区都缺生物老师,因此,区级层面要进行协调和共享,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王杰说,目前的师资缺口都是学校自己协调解决的。在本市某区教育局主管人士看来,招生考试制度改革后,师资的结构性缺口在这样一个过渡阶段被放大了。诚然,新政推出后,对某些等级考科目的学科教师的需要量增加了,每所学校的具体情况也不一样,学校可根据自身情况加大招聘力度。

  “借人”还不能缓解师资紧缺,学校就只好请正在实习的师范学生代课。“听了实习生几堂课,觉得还不错,让他先顶一顶,上一下合格考的课,应该问题不大。”王杰说。

  而在另一所区重点高中,该校的一名历史学科骨干老师被一所知名市重点高中挖走后,校长只好请一位华东师大的实习老师代课。“我们是请高校老师推荐的实习生,跟他约定,希望他实习后能留校。”校长说。

  而丁俊所在的学校,除了生物老师外,地理老师更是缺得“可怜”。“前期的几轮招聘,我们看中了好几个不错的地理老师,但市中心的生活成本高,学校又不解决住宿,一到签合同的时候,这些老师就被别的学校‘截’走了。”一波三折的招聘经历令丁俊哭笑不得,他只好请学校一位刚工作一年的新老师,把她的已毕业回老家的研究生同学请回上海,以人才代理的方式聘用他。

  以前,小学科老师有缺口丁俊焦急。而现在,他内心更多的是担忧,在时间紧迫的改革档口,学校招聘的这些新老师并非最优选择,仓促上马的他们能否胜任,教学质量如何保证,这些都是现实挑战。因此,从开学至今的一个多月,丁俊每天都要听两到三节课,听完课后把教师召集在一起,不断研讨、磨课、改进,帮助新教师尽快步入正轨。

  为何只借人不招人?王杰也有苦衷,一方面是师范院校培养的小学科老师数量有限,确实难招。另一方面,这是新老方案双规并行阶段出现的师资暂缺问题,等度过这段“用人高峰”后,生物老师又可能面临“吃不饱”的情况。对此,不少校长也呼吁,除了鼓励走校和师资共享外,在新高考改革的背景下,能否适当增加教师编制,在师资配备上能更宽松些。

猜你喜欢